媱与雅 作品

第84节 必先利其器

????“逍遥兄,对于我们的提议,你有什么看法?也加入进来吧!”柳云修正式向逍遥叹发出了邀请。按照约定,逍遥叹在到达会稽城,休息半天后,第二天便来到了有福客栈,见到了柳云修一行三人,双方刚开始相互介绍及东拉西扯一阵,在全部的客栈将全部酒菜上齐后,正是进入了正题。

????“柳兄,我能问一下,你们的这次的行动是国家大事,还是个人行为?”逍遥叹也不想浪费各自的时间,直截了当的问道。

????“就你?一个不知道从哪一个难民来的乞丐,还想参与国家大事,省省吧,出去以后不要说是来自于春秋国的,免得国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。”果粒橙不屑看着逍遥叹,若不是顾及柳云修的面子,早就想离开了。

????事实确实如果粒橙说的一样,柳云修三人所穿戴的像来自于传承悠久的贵族子弟,华丽美观而又不失风度,他们身上所佩戴的各种衣服装饰等应该铭刻有相应的符文,起到更好的保护穿戴者本人的作用,而反观逍遥叹,穿的就像一个乞丐,并不是说他身上有多少了破洞补丁,其实今天穿这套衣服还是昨天特地从服装店买的,而是身上的衣服什么符文都没有铭刻,就是普通百姓的衣服。

????“逍遥兄,小果年纪小,不懂事,她的话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。。。不过,逍遥兄,你也算是个有钱人了,穿这衣服是不是太埋汰自己了,你一会儿新旧程度上看,应该是昨天刚买的吧!是你不识货,还是被商家给宰了,这种衣服应该是给普通人穿的,像我们这类修行者,应该买一些铭刻有符文的才行,通常我们所面对的都是一些武林高手,符文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。”柳云修对于逍遥叹的穿着打扮虽然不喜,但是没有显露出来,这是个人的喜好问题,而逍遥叹又不是自己部下,自己也没有权利指责对方,不过果粒橙既然提出来了,也就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,以一个合作者的身份做出相应的提醒。

????“哈哈!没事,今天不是出来打架的,是来会客的,没必要穿的那么。。。”

????“应该不是没有必要,而是你根本没有这类装备吧!联盟修行者人数太少了,大部分只能算是武林高手,属于混江湖的,售卖这类装备的城市也不多,像你这样的普通人,哪有机会遇到。”果粒橙打断逍遥叹的话,讽刺后者。

????逍遥叹本来脾气就不怎么好,见果粒橙一直针对自己,火气更大,但还是听从了暗影的人的建议,强压下了火气,笑着说:“果姑娘说的没错,现实确实如你所说,在联盟确实没有几个地方有卖修者的装备,就是撞大运让我遇到了,想要买也太贵了,人穷买不起啊!还是中洲好啊,东西多又不是太贵,联盟这鸡不生蛋的地方,哪里容得下你这尊大佛。不知这位大神,你来这里又为了什么?”

????“逍遥兄,你需要什么样的,在领主战之前,我虽然没办法弄到最适合你的全套装备,但是还是可以弄到一些的,有没兴趣?咱们都是老乡,价格方面好商量。比如说。。。”陈飞龙长年和装备打交道,自然有一些自己的门路手段,替果粒橙打圆场,热情的介绍一些装备。

????“不用了,陈兄,谢谢!我觉得现在挺好,一旦改变了,反而有点不习惯。”逍遥叹拒绝了陈飞龙的提议,吃人的嘴软,拿人的手短,人情这种东西啊,最麻烦,是你永远还不完的。

????“没事,逍遥兄,听雄帮主说,再过一段时间你就要结婚了,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吧!就这样决定了。”柳云修直接替逍遥叹决定了,言外之意也很明显,逍遥叹结婚的时候他会参加,可惜就是没被邀请。

????“哈哈!瞧我,这段时间忙的都忘了,婚礼的事情都是让我老丈人和我老爸他们包办了,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。柳兄,不知到时候您有时间吗?家中略备薄酒,来喝一杯。”

????“哈哈!好,那到时不醉不归哦!我们北方人向来是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,到时入不了洞房可别怪我哦。”柳云修取笑逍遥叹。

????“柳兄,你也太小瞧我们南方人了,说大话不会,真正行动起来,神都得趴下。”逍遥叹可不能灭了自家威风,笑着回应。

????“好了,我们也就不用相互吹捧了,说说正事要紧,逍遥兄,对于领主战,你们有什么看法?”陈飞龙见话题拽扯越远,出声将话题拉回正轨。

????“领主战啊!我们这儿得到情报是。。。”逍遥叹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,先将自己所得到的消息详细的说了出来,末了又对三人说:“另外,我这边只有我一个人参加,其他人都不符合条件,所以对你们的帮助应该不是很大,关于这一点,你们也要注意一下,毕竟我们人少,就那么几个人,符合条件的也就只剩下我一个了,这个前提是我有参加的想法。”

????“这样说来,逍遥兄,你不愿意参加领主战咯。”柳云修听出了言外之意。

????“是,很不想参加,毕竟我对领主战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,以我这种实力,怕自己进去了以后也是当炮灰的命,与其白白送命,还不如找点其他事情来做呢。”逍遥叹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,至于对方信不信,脑袋长到长在他们的身上,自己管不了。

????“既然不想参加,干嘛还来这里?你可真闲啊!”果粒橙又回了一句。

????“那是我的事,我想去哪就去哪,与你无关,你也管不了。”逍遥叹也冷淡的回了一句。

????“逍遥兄,其实领主战每次开启情况都有所不同,而这次我们听说有点类似于任务形式。。。”

????“任务?能说具体点吗?”逍遥叹听到陈飞龙提到任务后,马上打断了对方的话。

????“是的